admin @ 03-15 01:27:39   全部文章   0/4

孙艺兴幼童言辞是否具有证明力-检察官-清楚表述就可以-章丘市人民检察院

孙艺兴幼童言辞是否具有证明力?检察官:清楚表述就可以-章丘市人民检察院

孙艺兴

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 疑似发生“虐童事件”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25日下午,北京警方通报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涉嫌虐童事件的最新调查结果,一名涉事教师被刑事拘留。目前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章检君注意到,在类似幼童遭遇侵害的案件中,幼童往往表述不清,家长发现侵害时又往往距侵害发生时间较长,这就给执法机关办案取证带来困难。在司法实践中,该如何破解此类案件的“取证难、处罚轻”难题?
家长可否查看监控录像
据报道,涉嫌被侵害幼童所在班级的家长们,现在最迫切的想法是查看幼儿园的监控,但幼儿园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有家长说:"现在就是苦于拿不到视频证据,有家长去找园长要监控,园长说监控坏了,没录下来。家长拿不到监控,现在只有孩子身上的针眼是证据。"那么,家长是否有权查看监控录像呢?
检察官表示,幼儿园是孩子们的公共活动场所,孩子家长作为监护人理应有权查看孩子日常受护理、教育的情况。幼儿园方面拒绝提供监控录像是站不住脚的。只要家长承诺不随意在网上发布录像,不侵害其他幼童、老师的肖像权,就应该有权查看相关监控录像。具体到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园方负有一定举证责任。因为园方占有了证据——监控录像,如其拒绝提供,或者提供录像不完整、有瑕疵,都应在诉讼中承担不利后果。
 幼童不完整陈述能否作为言辞证据
据报道,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2岁7个月的小男孩月月告诉奶奶和爸爸妈妈,说睡觉时老师会给他喂白色药片,“不用配水就喝了,不苦,每天都吃”。还有的孩子表述了其他被侵害的情节……问题是,3岁左右的幼童,其认知能力、表述能力有限,他们的言辞,在司法实践中是否有证明力?
检察官表示,根据我国刑诉法、民诉法的相关规定,只要幼童能清楚、有逻辑地表述相关情况,他就可以对自己知晓的情况为自己、为他人作证。幼童的表述,无论是被害人陈述还是证人证言,宏观上讲,只要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就具有证明力。当然,因为幼童的认知能力有限,心智没有完全发育,其言辞的证明力不能完全按照成人的标准来看待,要结合全案证据来综合判断。
检察官建议,司法机关在办案中,针对幼童取证时关注几个方面:其一,合适成年人在场,对未成年人取证应该由监护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在场,如果不在场,也要有合适成年人在场;其二,询问女童时应该由女性司法人员询问,尽量选择孩子觉得舒适、安全的环境,以孩子听得懂的“聊天”方式询问,少用专业术语;其三,坚持“一次为限”原则,为避免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尽量少让孩子回忆不良行为过程,应采取同步录音录像固定证据(后期可以打马赛克、处理声音,但可以直接提供给检察官、法官),尽量以一次询问为限;最后,询问的同时进行心理抚慰,警察问完问题后,心理老师、专家要立即跟进,最大限度削减询问对孩子的伤害。
幼童伤害认定标准应否与成年人一致
除了取证难以外,对幼童被虐处罚轻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根据最高法等五部门于2014年公布施行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规定,诸如颅骨单纯性骨折、牙齿脱落或者折断2枚以上、缺失半个指节等情形才可能构成“轻伤”。目前司法实践中,即便针对幼童,也依然是同样的认定标准。
可以说,我们很难预测,幼童身上因被针扎留下诸多针孔,能否被认定“受伤”?如果认定受伤,属于“轻伤”还是“轻微伤”?其实,同样的伤害对儿童带来的痛苦程度是远远高于成人的,如果对儿童的伤害认定标准和成年人一样,对儿童而言是不公平的,实践中虐童类案件要认定故意伤害罪几乎不可能,而虐待类犯罪的刑期仅仅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机关还应该重视儿童被侵害案件中的“心理伤害”。 
以人民为中心的法治须从保护儿童做起
“你知道吗?在中国,每5分钟,就有一个孩子死于伤害和事故”。案例和数据充分说明,无论是在户外还是家里,无论是面对陌生残忍的罪犯还是本该保护自己的亲人,在凶残的暴力侵害面前,儿童都是最弱小最容易陷入危险境遇的群体,他们在被侵害前后受到的保护却相当乏力——这些案(事)件中,除了个别侵害致死或者重伤的案件外,相当部分的侵害人或责任人往往由于法无明文规定或入罪门槛高而被轻罚轻判,有的仅被治安处罚、行政处罚,甚至不了了之。这样一来,由于侵害儿童的违法犯罪成本较低,而儿童又极易被侵害得手,以致相关恶性案例层出不穷、愈演愈烈。
在当前的关注和争论之中,有的专家说,虐童行为已入刑,没必要另设罪名。但尽管刑法中规定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奸、虐待、拐卖儿童、猬亵儿童等涉及可以保护儿童权益的罪名,但其中除拐卖儿童、猥亵儿童等直接侵害儿童特定权益的规定外,其他的定罪量刑标准均等同于成人标准,立法对侵害儿童极其脆弱的身心健康的特殊性,以及司法和执法在针对侵害儿童违法犯罪事实认定和证据把握标准等方面均没有更为具体细致深远的考虑。因此,我们完全有必要运用法律特别是刑事法律,进一步加大保护儿童的力度,细化保护儿童的措施,增设和完善保护儿童的罪名,有效震慑针对儿童的违法犯罪,让儿童远离侵害!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把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对于法治工作者而言,要真正学习贯彻好十九大精神,就必须在立法、司法、执法活动的全过程,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和责任担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真正把人民群众对保护儿童的民心民声记在心上,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在保护儿童权益的前列,真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感受到法律的力量和温暖!

返回顶部